把数学变成艺术 这位80后“算计”折纸的样子帅

来源:中国科学报

作者 | 胡珉琦

折纸起源于中国,却并没有在本土发扬光大,至今人们更愿意将它作为一项几乎没有门槛的娱乐活动,鲜有人知道现代折纸正在成为一门专业的、可“精确计算”的艺术。

一张纸,没有裁剪,数百次折叠,上千个步骤,你是否可以从人们习以为常的折纸中探出一个别样的世界?

中国“80后”折纸艺术家刘通可以!

2018年,刘通应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之邀,为《综合造型基础》课程开设了一个系列讲座——折纸工程学应用。

站在折纸艺术塔尖

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之前,刘通刚花了两个月时间,为“绿孔雀守护行动”创作了由一张5米×5米的正方形纸折制而成的作品。

他还专门录制了绿孔雀折纸教学视频,完成了和自然之友、银杏基金会在微博发起的#为最后500只绿孔雀折500只绿孔雀#接力活动。

“动手折一只绿孔雀,也许比你单纯阅读绿孔雀的图片、知识印象更深刻。”就在刘通位于北京宋庄的工作室里,他手把手地指导记者折出了一只“绿孔雀”,过程差强人意,远没有学生时期折纸鹤、折星星来得得心应手。

这样的互动,刘通每年都会应邀进行很多次,既有公益项目,也有商业合作,还有对外文化交流。

大多数只把折纸当作小玩物的人,很难想象,折纸可以折出国礼,可以被博物馆所收藏,可以作为顶级奢侈品品牌的橱窗设计品,可以为加菲猫之父——吉姆·戴维斯定制40周年作品……

刘通花了十几年的时间,让自己从一个普通的折纸爱好者,成为了折纸艺术塔尖上的人。然而,在很多人眼里,这份技艺也不过是一项勉强被认可的小众艺术。

真正让刘通开始感受到他可以凭借艺术家身份来为折纸扩大影响力的,是他的第一件获得了吉尼斯世界纪录的作品——《白犀牛》。

几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刘通了解到了非洲最后一头雄性北部白犀牛——“苏丹”的故事。

为了让更多人知道,这个古老的物种走到了功能性灭绝的地步,他用一张196平方米的巨型正方形纸张完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折纸白犀牛,去往世界各地进行展览。

之后,他还创作了世界上最大的折纸雪豹、折纸白鲸。

这些折纸作品相较于刘通早年的实践,在折法上简单了许多,但它们所承载的故事和语言却丰富且深刻得多。

“艺术不仅仅是一项技艺,它更是一种表达,这样才能被更多人所理解和感受。”刘通说。渐渐地,他不再热衷于“炫技”,而是试图成为一个艺术的表达者、沟通者,让观赏者去了解那些他们可能忽视的想法和现实。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