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的局面:75%的新药都没有更好治疗效果

最近,德国科学家发现,在长达数十年的时间里,大部分上市的新药效果并不亮眼,许多新药也并不会产生更好的治疗效果。科学家正尝试找出导致这一尴尬局面的原因,究竟是制药公司投机取巧,还是监管体系存在漏洞?

撰文丨Clare Wilson

翻译丨石云雷

编辑丨杨心舟

在治疗疾病和健康保健方面,新药其实并不见得比老药效果更好。自2011年起,德国开展了一项针对欧洲上市的216种新药物的研究。他们研究的数据表明,只有1/4的药物超越了现有的治疗措施,带来了更显著的健康效益。而剩下3/4的药物只有微小效益,甚至没有效益。

医疗管理者会要求制药公司显示他们的药品安全性,以及实际的治疗效果。按道理说,这些结论应该是与随机的药物进行对照比较得出的,但制药公司往往没有将新药与市场上效果最好的药物进行比较,而只是简单地与安慰剂效果进行了比对。

即使新药与市场上已有的同类药物进行对照实验时,制药公司为了显示新药的效果,他们也会使用很低剂量的同类药物。来自德国医疗质量与效率研究所的Beate Wieseler说:“这个问题不仅涉及药物的价格,也有可能让患者陷入用药的窘境。”他是新研究的作者之一。

药物之间微小的实质性差异,并不会带来多少治疗效益。这种状况也真实地体现在癌症治疗中,一项研究发现在长达12年的时间里,美国上市的72种癌症药物平均只延长了患者2个月的寿命。

不过,来自英国制药工业协会的Richard Torbett驳斥了Wieseler的观点,并表示:“我们总能看到一些研究采用狭隘的角度去谴责新药物的价值,但却忽视了患者的需求。”

事实上,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制药公司在一些时刻确实极大地保障了公众的健康。20世纪80年代,在首次发现HIV与艾滋病的15年后,制药公司开发了三重联合药物疗法,让患者拥有了同正常人一样的寿命。另一个案例则是丙肝,在过去感染了丙肝的话可能会致死,而如今患者只需经过3个月的药物治疗,就能完全治愈。

这也表明,尽管制药公司生产了大量的“失败药物”,但他们也确实开发了真正改变生命的治疗方法。但由于医疗体系主要由税收和保险支撑,生产这些失败药物带来的经济损失,仍然会是一个严峻的问题。

基于这个原因,英国在1999年成立了国家卓越临床研究中心(NICE),用于评价新药的成本。但这个研究中心并不受欢迎,有时还会遭到政府的否定。比如在2011年,政府成立了一个特殊的基金会,来支持被NICE拒绝的新型癌症治疗相关的研究。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